調整字號: > >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紡織資訊 >>正文

“再生面料”吃香?成本投入大競爭激烈市場有限慎入

|
2019年10月10日08:24 功能紡織
 【免責聲明】本文為外部投稿,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TTEB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及數據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再生面料是把廢棄的面料經過再次的洗滌和加工將這些面料重新煥發生機,再次成為能夠被應用和售賣的面料。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很多道工序,再生面料是通過各種材質經過技術的手段演變而來的,這其中就是環保的力量,也是由于技術沉淀所成的。

    三四年前,整個紡織市場基本還沒有“再生面料”這個產品,即使有也大多只是停留在概念。但現在已經今非昔比了,再生面料現在有多火?各種紡織面料展走走你就知道了。且不說主題大多與環保相關,更主要的是各類參展商要展示的面料也大多打著環保的旗幟,甚至有不少展商將取得的“紡織品服裝全球回收標準(GRS)”證書放在展位向觀眾展示。生產再生面料的織廠越來越多,產品也越來越豐富。不僅如此,配套也越來越全面,以往不為人知的“GRS”證書開始走進各類生產加工企業。

    從“再生面料”再到“再生服裝”,整條產業鏈正逐漸變得清晰明確。但全民追捧的“再生面料”真的適合每個公司、每個市場嗎?顯然是做不到的。

    再生面料接受國家少,市場有限

    再生面料之所以突然興起,主要源于歐洲市場。由于歐盟境內,服裝消費量逐年增長,但單件服裝的使用壽命大幅減少,因此造成了大量紡織浪費與污染。

    以法國為例,每年人均增加9.5公斤衣服,但到2017年的回收利用率才36%左右,整個歐盟的紡織面料回收率更低,只有20%左右。為此歐盟政府下令,禁止紡織垃圾,并要求成員國從2025年開始進行專門的紡織品回收,提高紡織面料再利用率。

    現在市場上的再生面料訂單絕大多數來自于歐盟成員國,或者最終服裝銷往歐盟地區。目前其他國家和地區并沒有出臺相應政策來強制要求使用生產再生面料。也就是說,短期內再生面料僅僅局限于歐盟市場。

    原料到加工成本昂貴,投入較大

    再生面料的原料大多來源于塑料瓶或者廢舊衣物等,看似使用價格低廉的“垃圾”,成本應該會大幅下降,但實際并非如此。再生原料相對原生原料價格較高,織出來的坯布價格自然不會低。以圖表中面料為例,較為常規的春亞紡、格子滌塔夫等等,坯布價格就沒有低于5元/米的,甚至不少接近10元/米,高于正常坯布價格50%以上。

    原料價格不菲只是其中一點,由于國際上對再生面料的認可完全來自于是否擁有“GRS”證書,并且從原料、織造、印染、貿易、成衣加工等各個環節都需要該證書。而申請“GRS”證書考察項目繁多,價格不低并且有效期只有一年,一個普通的貿易商申請維護該證書一年基本花費在5萬人民幣左右,其他各類加工廠只多不少。

    各環節在“GRS”證書上的投入,最終也會轉移至再生面料生產成本中。另外再生面料與原生面料的區別也會導致印染、后整理等生產工藝差別,無形中增加了加工成本。

    申請證書、購買原料、生產加工等各環節都比常規品種成本高出很多。要保證再生面料的生產貿易,必須持續投入,企業資金壓力陡增。

    市場熱點跟風者眾多,競爭加大

    新概念面料問世總會引起市場的關注與追捧,當年記憶布、仿記憶、T400等都曾是紡織面料舞臺中心的明星。再生面料只是在重復這個過程,但卻意義重大,因為紡織市場已經沉寂多年,急需一款像樣的新類型面料來點燃市場、引領潮流。

    但再生面料目前市場較小,并且只適合外貿公司,可跟風從眾的人有點操之過急了。如今再從市場走過,已經是遍地再生面料了,有不少從不涉及出口貿易的內貿公司也悄悄地貼著了銷售生產“再生面料”的廣告,有些公司雖然擺放著“GRS”證書,仔細看才發現別處借來的復印件而已,甚至市場上已經出現專業的“GRS”證書代辦公司。

    市場熱點面前,泥沙俱下,分蛋糕的人越來越多,還未完善的再生面料市場競爭壓力急劇加大,產品質量也參差不齊。

再生面料的各項成本使成品面料價格相對于常規面料高出80%以上,在沒有政策引導的情況下,高昂的價格限制了再生面料向其他地區進軍的可能。大量紡織人跟進,在狹小的再生面料市場激烈廝殺,熱銷面料的高額利潤隨后會急劇下降。

    再生面料順應環保,確實是大勢所趨,但目前新興的“環保面料市場”剛剛起步各方面并不成熟,急需要紡織人靜下心來攻堅克難,將再生面料推向一個新的高度。如果不切實際的“一擁而上”,必將擾亂“再生面料”穩步上漲的市場,一方面面料品質難以保證,另一方面會將高附加值的新產品拖入低價競爭行列。


    把舊衣服液化,變作新衣的原材料!阿迪達斯、耐克、Levis都在玩

    10月2日,美國可持續纖維創業公司Evrnu宣布完成910萬美元的A輪融資。

    Evrnu由Stacy Flynn與Christo Stanev創立于2014年,總部位于美國華盛頓西雅圖,是一家可持續纖維公司。他們本身并不生產面料,而是與品牌合作開發訂制面料,再將其技術授權給服裝廠。

    英國環保慈善機構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預計,每年全球大約有總零售價值高達5000億美元的服裝被焚燒或丟棄。雖然很多服裝品牌都推出了舊衣回收項目,但是由于技術的限制,這些服裝絕大多數都被制作成了房屋隔熱、保溫材料。Evrnu通過化學技術解決了這一行業難題。他們將服裝廢料液化,制成漿體,然后再從類似3D打印機的機器中擠出來,制作全新的、性能更佳的紗線。

    公司研發的NuCycl技術能夠提取廢棄服裝中的原始纖維分子結構塊,將其制作成全新的纖維。這種回收利用技術,極大的延長紡織材料的生命周期,加快了時尚產業的可持續發展進程。未來一至兩年內,NuCycl將正式實現商用。過去幾年,Evrnu一直在與全球知名服裝品牌進行合作,利用專利技術研發原型產品,德國運動用品巨頭adidas(阿迪達斯)的創新團隊FUTURE Team就是其中之一。Evrnu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Stacy Flynn認為,融合可持續發展理念的時尚產業是最能夠展現美好事物的行業。Evrnu最初希望能夠通過科技創新提高人們的環保意識,現在公司開發的技術也受到了業界極大的認可。她表示,早期的合作機會主要來源于品牌對公司的信任和對公司環保理念的認可,但如果公司研發技術不能滿足合作廠商對于產品質量和美學的要求,各項技術也不會受到資助,成功實現商用。Closed Loop Partners的總經理Caroline Brown表示,Evrnu的管理團隊不僅具有豐富的專業知識,還非常有遠見,他們研發的新興技術將極大的推進時尚產業的可持續發展進程,非常榮幸能夠與他們合作。

    本輪融資的領投方為投資公司Radicle Impact;Twynam Investment、Plum Alley Investments、The Mills Fabrica Fund、Giant Leap與原有投資方Closed Loop Partners、CYCLEffect Regenerative Ventures、Future Tech Lab、Magic Hour參投。

    本輪獲得的資金將主要用來擴充團隊,并在2020年以前通過授權擴大技術使用范圍,加快產品開發效率。

    從舊衣服提取“新”材料,新一代舊衣回收技術NuCycl首次商用攜手阿迪達斯

    可持續纖維公司Evrnu研發出了全新的商用舊衣回收技術NuCycl,并利用該技術支持英國設計師品牌Stella McCartney為德國運動用品巨頭adidas(阿迪達斯)新設計了一款100%可回收的限量版連帽衫Infinite Hoodie。

    Infinite Hoodie是NuCycl技術的首次商業化應用。據Evrnu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Stacy Flynn介紹,NuCycl技術“本質上就是把舊衣服變成新的高質量原材料”,通過提取原始纖維的分子結構塊,重復創造出新的纖維,從而延長紡織材料的生命周期。Infinite Hoodie由40%的NuCycl新紗線和60%的經NuCycl技術加工過的回收棉混合制成,采用了復雜的提花針織面料。

    Stacy Flynn表示,這是解決時尚行業日益嚴重的浪費問題的一次全新嘗試。據估計,全球每年產生多達9200萬噸紡織廢料,在十年內這一數字可能會增長60%。Stacy Flynn說:“我們的目標就是把服裝廢料轉化為新的纖維,消除供應鏈中的廢料。”

    現在回收棉花并不是什么新鮮事,美國休閑服飾品牌Madewell等都有舊衣回收項目,但他們只會把廢舊衣服繼續捐給Habitat for Humanity或其他回收組織,最后纖維會被用作房屋的隔熱材料。就目前的技術而言,要將舊織物重新制成結實的新紗線,并重新做成衣服,是相當具有挑戰性的。紡織品的機械回收和粉碎過程,都會削弱其纖維強度。

    而Evrnu的技術使用化學過程解決了行業難題。Evrnu將服裝廢料制成漿體,液化,然后再從類似3D打印機的機器中擠出來,形成新的紗線。Stacy Flynn說:“我們不僅可以從垃圾填埋場或焚化爐中回收這些資源,還可以創造出比原有形式更高性能的材料。”

    Evrnu創立于2014年,該公司本身并不生產面料,而是與品牌合作開發定制面料,然后再將其技術授權給服裝廠。Evrnu過去幾年里一直在與大品牌合作,利用其技術研發原型產品。這次與阿迪達斯的新合作首先將為運動員提供50件Infinite Hoodie,為NuCycl技術未來的大規模商用打下基礎。雖然Evrnu無法確定與各品牌的合作產品具體將于何時向大眾市場開放,但Stacy Flynn表示,希望2019年“不再僅僅制作原型產品”。

    傳統時尚行業正面臨著嚴峻的考驗,過度密集的棉花種植導致水資源短缺,填埋廢舊衣服產生大量溫室氣體。Evrnu是為數不多的同時致力于新材料研發和廢舊服裝回收問題的初創公司之一。類似的初創企業還有Spinnova、Renewcell、Ambercycle、Worn Again等。

    Stacy Flynn認為,雖然從理論上來說,時尚產業應該形成可持續發展的閉環運作,但由于快速增長的市場需求,傳統的服裝生產模式仍然無法被取代。可持續的回收纖維為時尚行業今后的發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也許能夠填補目前過度開發造成的資源短缺,同時也回應了消費者們對可持續發展的強烈愿望。

    五件舊T恤做一條牛仔褲!Levis推出全球首條再生棉牛仔褲,生產過程節水98%

    為了實現節能環保,美國知名牛仔服制造商Levis(全稱Levi Strauss & Co。)聯手紡織技術初創公司Evrnu SPC采用閉環控制技術,生產出了號稱“全球第一條再生棉牛仔褲”。

    據美國網站WWD報道,兩家公司運用一項新技術將5件被丟棄的棉質舊T恤制成了一條Levis 511修身錐形牛仔褲。他們表示,這項技術將大量減少廢棄面料,讓棉質服裝在可持續環保事業中發揮重大作用。與“原生棉”相比,“再生棉”服裝在生產中能節約98%的水資源。

    Levi‘s全球產品創新負責人Paul Dillinger介紹,再生棉服裝是一項技術革新,可節約98%的水資源,用于種植更多原生棉。這項技術仍處于早期開發階段,但它的應用將能大大減輕人類對地球環境的影響。Evrnu的CEO Stacy Flynn表示,他們的目標是生產出和原生棉一樣既美觀又結實的Levi’s牛仔服。公司表示,與Evrnu的合作是其“創新和可持續戰略”的一部分,Water Wellthread產品充分考慮了社會、環境和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因素。

    據兩家公司介紹,每年全球產生1310萬噸廢棄紡織品,其中大部分最后只能進入垃圾填埋場,這引起了社會的高度重視。而目前尚未有一個可行方案可以將舊衣服變廢為寶,同時又能保證再生面料的品質和強度。而在生產一條原生棉牛仔褲的過程中,種棉花用到的水資源占總用水量的68%。因此,服裝行業如能攻克技術難題將為節約水資源貢獻一臂之力。

    編后語

    在過去十年甚至十年之前,談得更多是員工方面、消費者方面、社區方面,做合規審核的廠方談得最多的都是這些問題。現在什么最重要?環保的議題、可持續問題比較重要了,還有跟金融的結合。特別是在中國,壓力特別大,不但有新的要求、標準或者實施的行動計劃,而且治理空氣污染、水污染,所有的壓力都傳遞到供應商。北方的供應商、南方的浙江、江蘇地區有多少中小的紡織服裝廠都被關掉了,沒有討論余地,先關再說。北方四省、山西、山東、河北、河南,有多少紡織印染行業被關掉,先關掉治理,以后達到標準再來。

    業內專家稱,“科技”、“時尚”、“綠色”已成為中國紡織服裝產業新的定位。而探討人與自然和諧共存,從社會責任、自然生態等方面進行關于可循環、可再生利用,以及低能低耗等方面的綠色創新設計正成為一個新機遇,并將推動時尚產業的變革。

    減少(reduce)、重新利用(reuse)、循環利用(recycle)、恢復(recover)、再設計(redesign)、再生產(remanufacture)。快時尚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應該進入了慢時尚。當我們衡量一個國家的時尚文化,更多關注的是其從設計到生產當中體現出來的慢時尚。當我們把一件產品交到消費者手中,應該是一件藝術品。所以要明確消費者真正想要的東西,有目的性地進行生產。

    對于可持續時尚未來的發展,與會專家認為,中國時尚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已經具備了較好的產業基礎,而千禧一代的消費者也有了更多對環保的認識和愿望,故此這是一個推進可持續時尚很好的時代。

    但同時,目前中國時尚產業的可持續發展也存在著一些障礙,首先就是意識和理念的提升。可持續發展離不開文化、制造、設計,以及消費者構建的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并不是價值鏈單一一個環節能夠實現的,而需要更多的資源和環節相互配合和支撐。專家呼吁,希望更多的從業人員能對可持續時尚投入更多的想法和資源,把意識變成行動,行動變成落地,并推進各個行業、技術和資源的橫向聯合,推進整體社會環境在可持續發展方面的進步。


標簽:
分享到:0
浙江華瑞信息資訊股份有限公司(棉紡織信息網)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任何個人、單位或網站不得擅自轉載或抄襲
重庆快乐十分